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赛马会3水心论坛857070 > 正文
张正芳的劳模当之无愧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11-12

  编辑按:此文2017.4.7刊登于丹东日报鸭绿江周刊。张正芳,1929年出生于上海。1940年开始登台。1945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校正字班,工刀马花旦。1961年拜荀慧生为师并得其亲传《红娘》《杜十娘》《霍小玉》《红楼二尤》《诓妻嫁妹》《卓文君》等荀派名剧。1979年任教于中国戏曲学院,为中国戏曲教育史上首位女教授,培养 了耿巧云、李苹等优秀演员。

  张正芳1954年正式加入丹东市京剧团,1979年离丹调入北京——中国戏曲学院,在丹东整整25年。回顾以往,她自以为,文革前的12年是她人生最美好的岁月,这12年,她不仅艺术成就卓著,政治上入党、当劳模、当人民代表、见毛主席、周总理……真可谓名声显赫、德艺双馨。可是,您知道张正芳的劳模当之不易吗?

  五、六十年代,戏曲、尤其是京剧是人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文娱形式。张正芳进团伊始便立即投入紧张、忙碌的排练、演出中。剧团每天白天排戏,下午5点开始化妆,7点准时 开戏(演出),约10点打住戏(剧终散场)。卸了妆她接着给大伙儿说戏、排练至深夜是常有的事,因戏码要常换常新。那年月,天天有人看戏,就得天天有戏演:《杨排风》《玉堂春》《红娘》《擂鼓战金山》《宝莲神灯》《辛安驿》……张正芳的几十出拿手戏交替上演,场场爆满。她在其中担纲主演,文武兼任,阵阵不落(音同辣)。尤其是《宝莲神灯》她要“一赶三”,即先以“闺门旦”演三圣母,中间以“青衣”演王桂英,最后反串“武生”饰演沉香,个中劳累、辛苦可想而知。可她不仅没有丝毫倦怠,而是开始思谋如何满足观众不断增长的欣赏需求,保证剧场收入稳定、座儿率长盛不衰。

  张正芳想到,传统戏戏码再多总有演乏的时候,得排新戏,才能争取到更多、新的观众。当时她已是剧团艺委会主任,在她的主持下,先后编排演出了《春香传》《乱点鸳鸯谱》《白毛女》《刘介梅忘本回头》《 向阳花开》《向秀丽》《零点一》等几十个新戏,收到了很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值得一提的是《刘介梅忘本回头》一戏,张正芳除了在戏中饰演刘母、刘妻两个角色,还利用业余时间,骑着自行车下去组织观众。一次,饮食服务公司领导说:“您亲自登门送票,我们很感动。但我们服务行业上班早,下班晚 ,最好在我们7点上班之前演一个早场……”这就意味着必须5点开戏,演员3点钟就要化妆准备。……在团领导的支持和张正芳的鼓动下,那一天共演出了5场,刷新了剧团日演出场次的记录。这出戏的演出实现了场次、票房双丰收。

  京剧现代戏《白毛女》是向中国京剧院学习的剧目。进京学习当天晚上打住戏,张正芳带领有关人员连夜乘车赴京,次日拿到剧本熟悉人物台词,赶晚场看戏后再讨论观后心得,第二天请人家面对面地说戏……四、五天几乎是连轴转。虽然辛苦些,但《白毛女》演出后的如潮好评使她倍感欣慰。

  为排演好《零点一》,张正芳深入到戏中主人公、全国劳模韩秀芬所在的丹东丝绸一厂跟班劳动、体验生活。她整整100天吃住在厂里,不仅学会了操机织绸,更从工人阶级当家作主、爱岗敬业的精神风貌中汲取了艺术创作动力。韩秀芬这一工人劳模为她日后争做文艺劳模树立了榜样。

  “党有号召,我有行动。”在那火红的年月,张正芳忠实践行了这一誓言。为配合宣传公私合营运动,她和演员着戏装,冒严寒,趟着没膝的积雪,步行几公里赶至市府广场演出临时创编的反映公私合营利国利民内容的《小放牛》;1958年,她参与排演了反映总路线、内容的《人民公社好》《钢铁显神威》;学习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后,她和剧团送戏下乡,通常是她和演职员推着架子车,步行十余公里,赶在中午前搭台唱戏;下午再转移至另一个点儿准备晚场。时间若有余,她们还帮农民干农活。有时累得演出间隙在板凳上打个盹儿;到工地慰问,她一下车就和工人一起喊号打夯;下部队,她深入一线慰问演出,与小战士促膝谈心——由此引起她主动降工资的“革命行动”:

  小战士:啊呀600 !毛主席才400,我每月才几块钱津贴。太多了、太……

  之后,张正芳才知道市委书记月工资才180几元。于是,她向组织郑重提出:“我都是革命文艺工作者了,怎么还拿比毛主席还高的‘保留工资’?我要取消‘保留工资’,只拿基本工资。”所谓“保留工资”是剧团从票房收入中提成发给知名演员的补助工资,1954年张正芳进团前月工资1500,正式入团时主动降为1200,至1956年评级前降到600。这次拿掉“保留工资”后,她只开文艺三级的月基本工资249、5。这些工资在当年看似不少,可她要供养老母和五个儿子,家庭内外所有开销都得从这里出,从此她开始过起节衣缩食的紧吧日子。

  一石激起千层浪,张正芳的降薪行动引起连锁反应,全省戏剧界名演员的“保留工资”一起拿下。她为此着实得罪了不少人。

  后来,张正芳还把自己价格不菲的全部头饰、行头(戏服)无偿地献给剧团,以表达她对党和政府的感恩之情。

  据不完全统计,文革前1954——1965十二年,张正芳主(参)演了传统和新编历史剧100多个,现代戏48个,演出总场次达6000余场。经常一天两三场,最多那天5场。长年累月、超负荷地演出累坏了她的嗓子——“声带小结”差一点毁了她所钟爱一生的艺术事业。万幸的是,在丹东市委领导的关怀下,经过上海名医半年多的治疗,嗓子康复了,而且比之前更给使(更好)了,张正芳由衷地说:“是党给了我第二次艺术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