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赛马会3水心论坛857070 > 正文
谷雨 进补时节在深圳TA们的一万种“食谱”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4-21

  谷雨,是春季的最后一个节气,今年的深圳,气温居高不下,冬日极其短暂,几乎是直接从秋季进入了一个舒适而长长的春季。暖洋洋的春日里,植物铆足了劲生长、开花、结果,动物求偶、繁衍、养育下一代。深圳的2万多种生命,进入了食物进补的时节。▲洪湖公园,落入红耳鹎口中的黄蜻。一些鸟儿平日里荤素搭配,到了繁殖季节,会成为疯狂的肉食者。吴健晖/摄▲阳台山上,天蓝土蜂在白花鬼针草中吸蜜。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它无意中承担了传递花粉的任务。南兆旭/摄▲七娘山的次生林里,毛胫豆芜菁嘴下的叶子千疮百孔。南兆旭/摄▲福田红树林自然保护区里,捕食小白鹭的豹猫。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豹猫是深圳最敏捷的猎手之一。吴健晖/摄▲深圳湾,黑脸琵鹭正在拼命补充捕食储备脂肪,准备漫长旅途的飞行。朱兴超/摄▲公园里,广西蟹蛛猎捕弄蝶。一些动物凭借高超的伪装和敏捷的身手可以俘获个头比自己大得多的猎物。李成/摄

  ▲猕猴,生命之盐的传递深圳199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1140平方公里的海洋中,生命能量的流动和转换,在2万多个物种的吃与被吃中传递,层层叠叠,环环相扣,形成了食物链。

  如果把物种之间能量与营养的传递关系用线条勾连起来,呈现出来的景象是复杂精妙的生命互联网。▲深圳的食物链示意图(摘自《深圳自然博物百科》 南兆旭/著)

  在这张示意图里,吃与被吃的关系盘根错节:植物是最初的生产者;小型无脊椎动物——如昆虫,是初级消费者;蛙、蜘蛛是次级消费者;鸟类虽然飞得最高,却不是食物链里的最高消费者,在深圳,蟒蛇盘踞在食物链的顶端。▲内伶仃岛自然保护区里,完整地吞下了一只小羊的缅甸蟒。陈宗兴/摄▲梧桐山,猎食黄斑渔游蛇的蛇雕。李成/摄▲居民小区里,锯尾蜥虎猎食蜚蠊(fěi lin),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蟑螂。南兆旭/摄▲梅林公园里,吞食黑斑蛙的红脖颈槽蛇。李成/摄▲“放牧”蚜虫的尼科巴弓背蚁。蚜虫吸食植物的液汁,排泄出粘稠透明的甜液——蜜露,这是蚂蚁极度喜爱的“奶汁”。蚂蚁会看守着这些蚜虫不受其它捕食者的伤害,并不时用触角刺激蚜虫的腹部,让它们持续分泌“蜜露”。南兆旭/摄▲斑络新妇(人面蜘蛛)正在享用体格比它壮硕许多倍的叉尾太阳鸟。一些看似柔弱娇小的动物,也隐藏着以小博大的捕食本领。金莹/摄▲黄猄蚁猎杀啃食树叶的尺蛾幼虫 。南兆旭/摄▲大鹏湾海底,一条褐菖鲉(h chāng yu)正把黄尾雀鲷吞下去。王炳/摄▲同类相食,小白鹭捕食斑文鸟。鸟儿秀丽的羽毛、悦耳的歌喉掩盖了它作为掠食者的本性。南兆旭/摄▲采集花蜜,挂满花粉的东方蜜蜂。工蜂有一对膨大的后足,上面长着许多刚毛,是沾附存放花粉的“花粉篮”。南兆旭/摄▲黑脉园粉蝶吸食假臭草的花蜜。一些植物花朵的味道浓烈,吸引昆虫采食,传播花粉 。南兆旭/摄▲植物的逆袭。食虫植物勺叶茅膏菜用粘液捕捉昆虫,补充蛋白。南兆旭/摄▲大多数生命终结之后,会被蚯蚓、蛞蝓(ku y)这样的分解者分解。南兆旭/摄▲长在枯木上的小皮伞。南兆旭/摄

  真菌是大自然里的清道夫,通过分解死去的植物获取养分。食物链中的最后执行者把死去的生体分解后送回大地,解析的元素会再次融入新的生命。▲真菌,美丽多样的分解者

  每一个物种都不是孤立的,链条中任何一个环节的脱落和缺失,都有可能引发一连串的崩溃。

  2014年5月1日,深圳湾23平方公里的特定海域全面禁渔,深圳更多的禁渔禁猎区域正在规划中。2020年1月,深圳市人民政府发布《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禁止猎捕陆生野生动物的通告》。

  呵护完整的食物链,包容2万多种生命古灵精怪的吃相,是这个城市的美好祥和的一部分。